长留

约定

写在之前

灵感你们猜是来自哪ww


  勇利正在做梦,一个他从小就一直在做着的梦。


  梦中的他坐在冰冷的机舱中。


  闪烁着淡淡荧光的仪表盘,微微刺痛皮肤,正在流动着的空气告诉他,


  他启动了这架机体,正在驾驶他。


  “不要悲伤,是你让我看到了希望。我与你约定,必将再见。”


  约定?


  勇利感觉到自己握着机舱手柄的手在颤抖着。


  他试图告诉自己,决定不能拉下去。


  却终究,还是让这个梦再一次终结在拉下摇杆的下一秒。


  “勇利,勇利,醒醒。”


  “恩,维克托,怎么了?”


  “我的勇利又哭了呢,难道现在过得不幸福么。”


  “不不不,绝对不是。”勇利赶紧否认,“我是在为其他人,啊!”


  看着维克托逐渐变得阴沉的微笑,勇利知道自己不小心露了馅。


  外人都以为能和维克托成为爱人的勇利肯定是最患得患失的那一个。


  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最敏感的不是勇利反而是眼前这位骨子里充满法国人浪漫的俄罗斯人。


  “据我所知,勇利似乎只为小维哭过呢。莫非还有我不知道的。。?”


  维克托的疑问淹没在了勇利的献吻里。


  身上还带着昨晚留下的痕迹,微肿的唇瓣难得主动的靠近了维克托,甚至伸出了舌头邀请对方与之纠缠。


  梦中的那个声音,似乎也有着与维克托相同的银发。


  银发!


  脑中灵光一现的勇利果断分开了吻,双手强势地拉住了维克托的肩膀。


  看似消瘦却其实充满了力量的身体,会一直温柔的看着他的眼眸,一头近乎白色的银发。


  是有哪里不同呢?


  “那个人的发际线还是很安全呢。”


  额,牙白。


  沉浸在回忆中的勇利,不小心将最敏感的话语说了出来。


  “勇利,”维克托压低了声线,却不再是曾经亲密的低语“你果然,是有什么瞒着我的对吧。”


  “哇啊,时间那么晚了,我先去上课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勇利,维克托抱起了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马卡钦,陷入了沉思。


  


  在勇利实现了大奖赛,奥运会金牌大满贯后,接受了老家冰之城堡滑冰场的邀请。


  与维克托携手退役离开职业圈,在这个日本的城下町定居了下来。


  勇利负责带想学习滑冰的学生,维克托接受在役运动员的邀请,为他们编舞,却不会再亲自指导。


  本以为生活会这么缓慢而性福的进行下去的维克托,今天,觉得他和勇利遭受到了感情危机。


  “如果你不实话告诉我的话,我可是不会理你了哟,勇利。”


  曾经勇利对维克托的逃避颠倒了过来。


  独自泡温泉,独自进行日常训练,独自享用猪扒盖饭,独自一人入眠。


  没有了维克托骚扰的勇利发现自己竟然再也无法习惯。


  就算我只有一个人,也是可以的。


  我难道不是曾经一个人撑过来了吗?


  曾经?


  是夜,勇利又开始做梦。


  这次终于不再是一直重复着的那个梦。


  梦中他曾经也是独自一人坚守着一切,直到那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就像维克托在他最低谷的时候,擅自出现,擅自突破他的心房。


  擅自,拯救了他。


  “我一直在注视着你。”


  “我会保护你,永远。”


  “用人类的词汇来形容,我或许是爱着你的。”


  勇利与那个人,度过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


  布满繁星的夜空下,他们并排坐在了一起,十指紧握。


  在只有基本生活用品的房间里,他们在钢琴前共同弹奏一段乐章。


  在经过激烈的战斗后,他们,交换了彼此的爱意。


  直到那个人发现了隐藏在黑暗背后的真相。


  发现了唯一一个保护爱人所爱的世界的办法。


  “你是要抛下我?”梦中的勇利脸颊流淌着泪水,“独留我面对这个世界?”


  那个人微笑着,一如曾经。


  “我爱你,所以我只能这么做。”


  “我知道这很自私,但我希望对我这么做的人,只有你一个。”


  “不要悲伤,是你让我看到了希望。我与你约定,必将再见。”


  梦终于还是到了一直重复的那一刻。


  这次的梦不再模糊。


  透过眼前的屏幕,他看到了那个人。


  看到了那个落在他机体掌心的人。

  

  下一秒,梦中的勇利再次拉下了摇杆。


  将他心中唯一的希望,亲手扼杀。


  梦醒,勇利敲开了维克托的门。


  “维尔科,你可记得曾经和人订下了约定?”


  “唔,在认识勇利之后,我应该没有再遗忘的约定呢。”


  “不,是更早的。”


  勇利轻轻抱住了维克托。


  “感谢上苍,感谢你,遵守了约定。”


  END


  题外


  乐乎首文,果断献给挚爱的Yuri www


  求同好求维勇不逆Q群组织什么的,如果有的话,请务必联系我!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