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留

诱惑(依然续)

  诱惑(续)

  

  最近小镇的冬日不再像过往平日一样寂静。

  

  “前几日来的那个年轻男子竟然是个美丽的破冰舞者,傍晚还准备在东边的冰面上演出呢。”

  

  这个传言在小镇中迅速扩散开来,自然也顺利如勇利所愿,进入了维克托的耳朵。

  

  在狙击计划失败的那一刻,勇利就清楚明白,自己的身份恐怕已经被维克托知晓。

  

  但卸下暗杀者身份的勇利是自信的,自信那位血统承袭自古欧洲的俄罗斯人不会为了一点小小的危险性,就放弃欣赏自己的机会。

  

  毕竟在维克托的认知里,自己已经只是个任务失败的舞者,在没有反抗的能力,不是么?

  

  与竞技赛场内的花样滑冰不同,黑手党内流传的冰上舞蹈是真正的在冰面之上。

  

  不借住任何固冰机器,只需要一双破冰鞋,任何一处大自然中暗流涌动的冻结湖面就是破冰者的舞台。

  

  破冰鞋滑过的任何一道弧线,都随时有可能使冰面开裂,让破冰者直接掉进冰冷的湖水中。

  

  身姿要轻盈,动作要简洁,姿势要优美,更重要的是在观察冰面的同时,不能让观众发现自己的注意力不在表演中。

  纵使这个冬季太过寒冷,冰封了大地的一切,只要还有破冰者在舞蹈,便也不过是下一个春季到来的前奏。

  

  一身黑色的贴身衣物,完美勾勒出勇利紧致的身体线条。已经下落到远处森林平行的夕阳依然偷偷露出几道光芒,衬得勇利舞动的身姿愈发变化莫测。

  在远离观众人群的一处湖边,维克托换下了他平日在酒馆的用于隐藏身份的侍应生打扮,俨然一派黑手党首脑的气度。

  果然来了。

  绕过一片脆弱冰面的勇利发现了维克托的身影,顺势飘到了维克托所在的岸边。

  一个简单的邀请动作,再加上一个眼眸流转下似有似无的微笑。

  足以让维克托忆起前夜品尝到的美好。

  “哦呀。”

  幸好现在是冬天,在西装外面还有宽大的风衣一直遮盖到大腿处。

  方才勇利的一个眼神,竟然让维克托可耻的,硬了。

  如果你看上了偷溜进来的小老鼠,会怎么做?

  对奉行拿来主义的黑手党来说,当然是直接当做烤乳猪吃。掉。

  这主意还真是不错呢,我的小猪。

       

        tbc

        今天事有点多,所以只有一点点,明儿会努力的

        如果工作不忙的话=。=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