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留

【维勇-黑手党paro】诱惑 ①

  固定写在前面

  1.维克托X勇利,不逆不拆。

  2.黑手党paro,不美化暴力集团,正义的法律必胜。

  3.HE保证

  4.秃子和小天使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以上

  --------------------------------------------------------

  序

  这里是日本北部的大山深处,终年积雪。

  曾经的日本,遍布着大大小小几十个忍者村,但如今,却只剩下隐迹在深山学林中的这一支。

  虽说是忍者村,在已经不需要战争的现代,其实也不过是不与外界沟通,自给自足的小村庄罢了。曾经可以颠覆战争的忍者术早已被束之高阁,只剩一些体术作为村民强身健体用的工具被拿了出来教授给孩子们。

  随时可见的忍者村胜生流村民,胜生勇利,12岁,现在正在盯着一只蝴蝶。

  虽说还有薄薄的积雪覆盖,但毕竟已经到了春天,在雪地里养足了精神的种子迫不及待的冒出头来,绽放出了点点绮丽的小红花,诱得蝴蝶直接驻足在花朵上。

  扑打着翅膀的蝴蝶似乎从未见过如此艳丽的红色,还未停稳就迫不及待的伸出两根细长的触手吸取花蕊的花蜜。

  见蝴蝶已经停下,勇利从遮掩身形的草丛中半站起,弯着腰,试图靠近那只蝴蝶捉住他。

  还未等他靠近,蝴蝶突然急促地扑打了两下翅膀后,径直落到了花蕊中,沦为了小红花的养料。

  果然还是食人花啊。

  肯定了自己判断的勇利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起身结束今天的游戏,踏上了回家的归途。

  而在他身后,吞噬了蝴蝶的小红花因为蝴蝶最后扑打翅膀散发的毒,和蝴蝶携手走向了终结。

  曾经,勇利在族人面前接过象征族长传人的金戒指,戴在了象征守护安宁的右手无名指上,向古老的传承宣誓。

  “我们来自最古老的血脉,我们见证了历史的变迁。只有沉默能巩固我们最后的沉默,只有流动能撼动我们最后的流动。我,胜生家第十二代传人,胜生勇利,以传承为证,向祖先和族人宣誓,必将保护我们最后的家园,直到我的生命迎来终点,魂归大地。”

  那一刻,戒指散发的光芒比天上的圆月还更加耀眼。

  现在,勇利站在族人的坟冢前,戒指早已被黯红的鲜血压得黯淡无光,这是来自他族人的鲜血。

  那一日,勇利如往常般在森林中独自修you炼wan到太阳快落山,才匆匆赶回村。

  还未到村口,血液特有的腥气就迫不及待的传入勇利呼吸中,莫非屠夫今天在村口杀猪?

  随意猜测着的勇利逐渐加快了脚步,起身,跳起,几个纵跃,就来到了熟悉的村口。

  只是村口还是那个村口,村民却不再是曾经会笑着向他打招呼的村民。

  就仿佛是方才看到的小红花一般,铺天盖地的红色瞬间淹没了勇利小小的世界。

  他曾经发誓保护的族人如今尽数被一剑割喉,倒在了地上。因为动脉被切断,肆意而出的大量血液挥洒在了他们热爱的土地上,昭示了村民们再也没有生还的可能。

  不知是炫耀还是最后的仁慈,族人的尸身都还保持着完整。这对讲究入土为安的东亚来说,或许是最后的安慰。

  一个,两个,三个。。。。。。

  小小的勇利稚嫩的身体不知从哪爆发出的力气,将他的族人们尽数背起带到了村后祖宗长眠之地,尽数淹埋。

  全族一百三十五口,算上站着的勇利,竟一个不缺。

  泪水早已布满勇利的脸颊,虽说是忍者之村,但自进入和平时代后,他们早已放弃那个黑暗的世界,记载着忍术的秘籍也已经丢失,只剩代代相传的体术足够他们在深林中存活下来。要对抗外面世界的枪林弹雨,无疑是以卵击石。

  弱小。

  无知。

  这两个词在勇利脑海中徘徊,他想复仇,却深知自己的无力。

  先不论自己力量的弱小,对凶手的线索,也只有在村口发现的一个明显来自外界的黑色皮手套。

  我该怎么办,祖先大人?

  迷茫和绝望让勇利的拇指抚上了右手的指环,因为愤怒迸出的自身的鲜血越过了血污,逐渐被戒指所吸收。

  终于得到主人鲜血的戒指绽放出了比立下誓言那日更盛的光芒。

  热,好热。

  勇利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鲜血在急速流动着,仿佛有什么似乎要从里面出来,这急躁的热度让他忽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矗立在黑暗中的勇利看着在眼前流动着的文字,不由自主伸手碰触。那些文字顺着勇利的手指涌入勇利的脑海中。

  异于常人的能力,被外人排挤的痛苦,为了生存自愿沦为工具的仇恨,以及,忍者之所以为忍者的所有秘术,随着文字的增加,让勇利明白了为何代代相传的誓言的意义。

  为了远离纷争,继承了远古仙人之血的忍者们选择将自己血脉中的力量封印起来,并有意识地让后代们只有在特定条件下才能觉醒。而胜生勇利,是这数百年来,胜生家唯一觉醒的忍者。

  “我继承了最古老的血脉,我对历史的变迁毫无兴趣。只有力量能保护我的家园,只有复仇能平息我的怒火。我,胜生家第十二代传人,胜生勇利,以传承为证,向祖先和族人宣誓,必要让凶手付出同等的代价,直至血液的炙热将我吞噬殆尽。”

  而此时远在俄罗斯,同样白雪覆盖的地方。

  世界上最庞大的暴力组织黑手党分支,俄罗斯黑手党迎来了他们的新一任boss。

  来自尼基福罗夫家族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复仇的盛宴,正式拉开帷幕。

  tbc

  ------------------

  挖出老坑。

  这次写了完整的大纲和设定,稳定日更保证不坑,哈哈哈哈。

  

评论(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