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留

【维勇-黑手党paro】诱惑③

  固定写在前面

  1.维克托X勇利,不逆不拆。

  2.本人小天使亲妈粉。

  3.黑手党paro,不美化暴力集团,正义的法律必胜。

  4.HE保证

  5.秃子和小天使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以上

  --------------------------------------------------------

  第三章

  此时的维克托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雅科夫来参加这么一个无聊的花滑运动员酒会,而不是回到办公室和他的孩子们讨论是否要在毒品交易中分一杯羹。

  嘈杂的议论声,酒杯相撞的清脆响声,让这位喜欢安静的黑手党教父十分烦躁。

  让他烦躁得只想把这麻烦差事丢给他的新认教子尤里·普利赛提,“尤里,过来。”

  “恩?维克托在叫我,维克托竟然记得我诶。”

  回答维克托的不是那个随时会炸毛的少年音,而是来自一个明显带着东亚口音的青年。

  看着眼前这个明显喝醉的青年,维克托似乎回忆起今年分站赛有这么个和尤里同音的选手,能有印象还是因为尤里曾经生气地怒吼冰上只需要有一个尤里。

  自进入酒会后就一直注视着维克托的青年在听到维克托的呼唤后,醉意似乎更上涨了几分。

  本应老实吊在脖子上的领带已经跑到了头上,最外层的西装外套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里面的衬衫纽扣松松垮垮得勉强不让衬衫彻底分开,让青年还勉强没踏入酒会裸奔的界限内。

  “维克托,看我跳舞好不好?”青年的神智已经彻底不知道飞到了哪去,直接扑在了仍在观察他的维克托怀中,“如果我能打动你的话,当我的教练吧,维克托。”

  话落,青年放开了维克托,随手抄起旁边餐桌上的白布,一个用力,径直盖在了自己头上。白布下摆自然垂落在地, 将青年的大半个身子遮盖住。

  顷刻,白布下的身影有了动作,本是盖在头顶的白布被两只手逐渐抬起,撑在了刚好露出青年小半张脸颊的地方。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酒精充分滋润过,露出的嘴唇透露着莹莹光泽,嘴角划出了似有似无的弧线,仿佛是在嘲笑着什么。

  在嘴唇之上,是维克托只能看到小半截的眼睛,一双似乎在墨中点缀出来的黯红色眼珠水波荡漾,勾的旁人只希望被这双眼睛一直注视。

  缓缓地,青年动了。

  脚踩七星,步踏四象,只有一人可以看到自己的身姿,这是青年家乡将自己祭祀给神的舞蹈。

  燃尽此生,不死不休。

  随着最后一个动作,青年仿佛耗尽了自己最后一分精力,径直朝地上倒去,倒在了赶到青年身边的维克托怀中。

  “看来还是要感谢雅科夫,让我捡到了一只可爱的小猪呢。”

  要查实一个知道姓名职业的人的身份,对维克托来说自然非常简单。

  当青年从床上悠悠转醒的时候,维克托已经拿到了关于这个青年的全部资料。

  日本全国大赛优胜,却因为心理素质问题,在决赛圈赛事中频频失利,一个普通的日本男子单人滑选手。

  此时的青年在习惯的地方找不到眼镜后,经过艰辛地摸索,终于找到了其实就放在枕头边上的眼镜,并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熟悉的那张小床。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教练了。”

  对于面前这个可以说非常熟悉的男人的今天的第一句话,青年心里飘过的只有一个念头。

  “我是不是找错人了?”

  跟随维克托训练的日子紧凑而又充实,维克托对于这个愿意听他话的青年也十分满意。

  但只有一点让维克托十分奇怪,青年早上偶尔会明显睡意不足,或者干脆就因为睡过头迟到,有时身上还会有一些明显不是因为训练而受到的伤害。

  这让有着另一个身份的维克托警觉起来。

  直到某一日,维克托拿到了另一份有关青年的资料和他昨夜的行程报告书,不禁笑出了声,惹得站在他身旁例行保护的尤里也好奇到底写了什么。

  依然是一个清晨,依然是刚刚睡醒的青年。

  “胜生勇利,代号“BLOOD”,还真是中二的代号呢。因为不忍心下杀手,所以至今只完成了一些保卫和护送委托。”

  维克托想到眼前这个明明有不错的身手,却还略显笨拙的青年多少次举起枪后又放下的模样,话音带上了几分笑意。

  “勇利,可愿意尊我为父,成为我的教子?当然,教练还是兼任的哟。”

  青年,勇利单膝跪下,亲吻教父的手背,结为比血缘更亲密的家族关系。

  First step,

  Mission Completed.

  ----------------------------------------------------------------------------

   例行在后面

  zzzzz,睡觉。

评论(6)

热度(90)